想看烟fa

余我一人垂垂老矣。 ​​​

丁程鑫,2017年的暑假之后,你的身边有了很多人,在你生日那天,有人约定帮你编舞,有人和你背对背猜拳,这个世界的变化是很快的,一个人离开了你的生活,他所对你做过的事,他还没有来得及对你做过的事,都会有人来继续完成。

【航鑫】一篇童话故事

#很短的一个故事#
#不要上升真人哦#
#天天开心↖(^ω^)↗#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小镇,居住在那里的人虽然并不富裕,但是都生活得很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 掌管这个小镇的镇长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叫黄宇航,小儿子叫丁程鑫。 两兄弟的关系很好,从镇口笑嘻嘻地打到镇尾,打着打着又突然来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        这俩人都长得标致极了,很讨人喜欢,每天都有小姐姐送各种东西,有时候是刚烤好的小饼干,有时候是威风的木剑,有时候是甜甜的草莓……

        小镇随着时间越来越发达,不少的人都居住到了这里,小镇越来越大,在小镇里生活的人越来越多, 镇长的两个儿子也慢慢长大,长得更精致,更棱角分明,比起原来的两个奶呼呼的团子,更添上了一点英气,和他们同龄的小姑娘都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某天,年老的镇长抵不过岁月的攻击倒下了,管理镇子的责任一下子就担到了两个儿子的肩膀上,丁程鑫希望黄宇航能和他一起管理镇子,使小镇更加繁荣,可黄宇航有自己的理想,他想离开镇子出去闯荡,希望在社会上混出自己的一片天,但他一直在动摇。

        他离开了,意味着管理整个镇子的任务就落到了丁程鑫一个人的肩膀上,让一个天天对着他撒娇的人挑起这个担子,他有点舍不得。 事实证明,他在丁程鑫和梦想之间,选择了梦想。

        他走的那天,夕阳烧红了天际,只有丁程鑫一个人来镇口送他,准备离开小镇的时候,他拍了拍丁程鑫的肩膀,看着丁程鑫泛红的眼眶,他笑着说:“好好管理镇子,担起你该担的责任,好好保护好里面的居民,我又不是不回来,不要哭,爸爸说,男人都是流血不流泪的,希望我回来的时候,这里可以比以前更繁华。”语毕,他就转身快步离开了,留丁程鑫一个人在那里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忍下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 黄宇航走了之后,丁程鑫很努力地在撑起这个镇子,大家的给丁程鑫称呼从程程到阿程哥,虽说黄宇航离开了,但是日子还是要过的,生活还是毫无波澜地继续过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有一天,另一个国度的人经过这里,那个人和丁程鑫差不多大,他问丁程鑫:“你要离开这里,实现你的梦想,走上巅峰吗?”丁程鑫犹豫了,他离开,就意味着小镇没有了支柱,没有了领导人。

        丁程鑫思考了好几天,答应了下来,在他走的前一天晚上,他告诉了各个居民,最后选择了与自己亲近,有领导能力的小官做了镇长,大家都选择了理解,认为男孩子嘛,理想更远大一点,可不能埋没在了这无名镇里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丁程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 在丁程鑫刚离开的这一段日子里,小镇好像没有了凝聚力,但大家依旧善良,依旧乐观,但还是有一些人抵不住这样的日子,收拾包袱离开了,小镇的居民变得更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 小官一直在努力,带领镇子往前走,大家也变得乐观起来,从巨大的压力中走出来,知道未来很长,总有一天这俩兄弟还会回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 时间一久,俩兄弟也离自己的理想更近了一些,混得小有名气,镇子里的人都在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 可就在这时,丁程鑫所居住的那个国度趁小镇薄弱,派官兵掠夺小镇所产出的粮食,他们没有伤害任何人,只是强势地搜刮了镇民的家,把能带走的都带走,镇民也没有多大的抵抗力,只能看着自己的粮食被拿走,看着自己的东西被搜查的官兵扔了一地,他们心里当然急啊,但是没有办法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最后,官兵满载而归,而且没有向外界透露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   镇民们的心也一下子跌到谷底。 小官还是在聚拢民心,开导大家要乐观,镇民们也叹了口气,苦笑着拾起工具道:“还能怎么办呢?哎呀,继续产出,继续工作,不要让那俩兄弟操心了,啊。”然后继续做着自己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 有时候,镇子里的人会看着天空,想起黄宇航和丁程鑫打闹的场景,然后低头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 大家都心知肚明,更努力地产出,等两个兄弟回来的时候看到这个场景,会更加开心,也许会不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未来还很长,不急,我们慢慢等。

【鑫我】 「狐狸公子」

#ooc←慎入#
#超级短小#
#小学生文笔#
#如有雷同……算我错了#

(一)

         我叫景桃,是长安城里的一个姑娘,靠贩卖胭脂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日子对我来说,说乐也不乐,说苦也不苦,只是赚来的钱能够养活自己,不受冻挨饿。每次我把卖胭脂的小车推出去,经过官府总是能看到一些富家小姐一身绫罗珠钗,驾着马车离去,笑靥如花,回府时总是会带回一些小玩意儿,有时是一支步摇,有时是一包香料,心中难免会羡慕,只怪爹娘去世得早,没能留下什么值钱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 说到爹娘,我们家的祖籍并不是在这偌大的长安城,而是一个偏僻的小乡村,村里每家每户都有一片茶园,民风淳朴,你帮帮我家,我帮帮你家,倒也成为了一个盛产茶叶的地方,来往之人络绎不绝。后来,我爹想把茶叶推广到长安城,我们一家就变卖了家响,要去长安,却没卖掉那值钱的茶园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问爹为什么不卖掉茶园,茶叶本是可以进购的,我爹只是看着我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 跟随着爹到了长安,才发现自己的见识倒是少了,这么大的长安,我就像一粒尘土那么卑微。

        刚来到长安,还没站稳脚后跟呢,我们家就被人拉了下来——爹被合作商骗了,那人携款逃窜,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,我爹……死于非命,只不过有一位高人相助,帮助我和娘逃离了苦海。
  
         但我并不知道他是谁,也没有再见过他。

         只知道他用一块玉帮我抵掉了欠款。

        之后, 我并没有跟随我娘一起回乡,而是留在长安,学习制作胭脂,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,却不苦,直到某天,我才知道我娘前几天跳江的噩耗,说自己支撑不住了,信还是隔壁的宋亚轩帮忙寄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娘,你怎么那么傻呢?

(二)

         和往常一样,我推着抢售一空的胭脂车走在回家的道路上,你别说,我的做胭脂虽然并不出名,但是良心出售,价钱便宜,也会有不少的人来买。

         停下,只觉得裤脚被人拉了拉,转头一看,什么也没有,只有李大哥的儿子坐在家门口玩着拨浪鼓,好不开心。继续往前走,却发现裤脚仍被拉住,动弹不得,我低下头,只见一位白衣公子手拽着我的裤脚,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,白色的衣服还被尘土染脏了,挂在腰上的玉佩也露了出来,看样子应该是个某个富贵人家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蹲下来,就这么盯着他,没想到,还生得挺好看的,肌肤如雪,睫毛密长,瘦高瘦高的,眼角微翘,俨然一副狐狸的样子,只不过脸上多了几个淤青,白衣也有些血迹,好像……还与我同岁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突然,他伸手一抓,就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裙角,我一惊,他异常艰难的抬起头,脸色苍白地看着我,眼神如水,干裂的嘴唇微张,颤颤巍巍地说道:“姑娘……救我……”又马上倒了下去,我慌了神,虽然不认识,但是也是人啊,而且救了的话,对于他的家境,应该也是有什么回报的吧。想着,我便把他架起来,推着小车,一步一步,走得缓慢而沉重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从未觉得回家的道路会如此艰辛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一路走下来,他还挺乖的,只是有点重,在过桥的时候,我脚一拌,差点栽倒在了桥上,再抬头,他还是闭着眼睛,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。我叹了口气,表示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把小车推到家门口,带他进了我家,把他安放在了床上,又急忙地跑到门口,把小车推到了后院,看了看晒在后院的花,又跑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位白衣公子依旧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,我把手放在他的鼻子下面——还出着气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一溜烟儿地跑到桌子旁,倒了一杯茶,将他扶起,将茶咕噜咕噜地灌了下去,还好只是晕倒了,并没有失去吞咽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将他放好,想着这样也不是什么办法,我活得比较糙家里也没有什么药膏,拿着今天赚来的胭脂钱,看了看天色,又看了看他,赶在医馆打洋前冲去医馆拿药。
 
         当我坐在椅子上,背对着那位公子捣拾干花时,身后之人颤颤巍巍地支撑着自己起身,已经醒了,我笑道:“你醒了?”他双手抱拳,毕恭毕敬:“多谢姑娘相救。” 我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干花流下的渣子:“你一定饿了吧,我帮你去拿菜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没等他回答,我便跨过门槛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撑着下巴,坐在那位他的对面,看着他细嚼慢咽地吃着饭。 “这位公子,你叫什么名字?”我先开口,双眼微眯,看到他吃饭的动作顿了顿,有继续进行下去:“丁程鑫。” “你从哪里来?” 他抬头,却不语。 “你不愿意说也没有关系,叫我景桃吧。”我歪着头,微笑着。

(三)

        我发现,丁程鑫这个人,真的是一问三不知,问他从哪里来,他迷迷糊糊的,说自己也不知道;问他为什么会被打成这样,他一言不发;问他什么时候回去,他通通回了我三个字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算了,救了他也给我自己积一积德,但愿我死后不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。

        这天,我又准备出摊,丁程鑫突然嚷嚷着自己也要去,我一咬牙,说:“算了去就去吧!”用他的脸来给我吸引更多的姑娘。

        穿过一个又一个小巷,走过一层又一层的阶梯,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钻出来,我终于来到了自己的摊位,丁程鑫就这么乖乖的站在我的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 隔壁卖木质玩具的陈玺达见我带着个眉目清秀的小哥来,笑嘻嘻地问着我:“小桃,他是谁?你的相公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是,他是我的……一个远方亲戚,第一次来京城就找到了我。”说道丁程鑫和我的关系时,我突然卡壳了,就随便编出来一个谎。
        对啊,你到底是我的谁?

        “那就可惜了,小桃你虽然也是豆蔻年华,但是也该找一个好归宿了呀!”陈玺达继续像个孩子一样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陈玺达你还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,什么时候娶个姑娘回家?”我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,我陈玺达向往自由,才不把自己禁锢在姻缘里呢!”陈玺达手持着一把扇子,展开,装作文雅地扇了扇。

         再转过头,丁程鑫只是皱着眉头,一脸疑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 有了丁程鑫一坐镇,生意就变得红红火火,买胭脂的人接踵而来,上至官家的大小姐,下至对面卖馄饨的大婶,她们都来一睹丁程鑫的盛世美颜,还有几个官家小姐想要嫁给丁程鑫,说娶了她就可以升官,我一一回绝了,丁程鑫也只是傻愣愣地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京城里就流传着一种说法“南边的街头胭脂摊有一位俊小哥,美若天仙,拒绝了几个官家小姐的姻缘,媒婆踏烂了门槛都不答应,一心爱慕着胭脂摊的女主人,只是女主人一直不为所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结果那段时间我走在大街上,随便就有几个姑娘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,把我看得发毛,丁程鑫跟我出过几次摊后我就不让他再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说来也奇怪,丁程鑫坐镇期间有一位公子来过这里挑过胭脂,那位公子一身蓝衣,也生得特别俊俏,一双葡萄似的大眼睛,眼睛里倾注了星辰大海,他走之前还和丁程鑫对视了,语气平淡地说:“你的时间不多了,他们很快就回来的。”说完就匆匆走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丁程鑫听后也是一脸凝重,到现在我想不出个之所以然来。

(四)

        丁程鑫的到来,好像还给我增添了不少乐趣,除了让我上街接受差点被吃掉的异样的眼光之外,还有我每天打地铺睡觉之外,好像也没什么不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 “景桃!你看看这个能做胭脂吗?”我在忙着磨制胭脂之时,丁程鑫捧着一大束的满天星叫嚷着跑到我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为什么,他最近总是帮我做这做那,有时候帮忙打扫屋子,虽然屋子并没有什么可以打扫的;有时候帮我摘做胭脂的花,但是没有找对过一次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个……不能诶……”我小心翼翼地说着,生怕磕着他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样啊……”他低头,略带失落的语气,拿着花的手也慢慢垂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,”我赶紧说,“满天星可以做干花。”说完,我就从他的手里拿过花,捧在了怀里:“我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把他带到窗前,教他擦拭去花上的泥土,再把花绑成一束,倒挂再窗口处。 “过几天它就会变成干花啦,”我拍了拍手,没去看他,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,“我去做事了。”然后转过身,跑到了后院。

        那束满天星还在窗口轻轻摇曳。

(五)

        嗯哼,丁程鑫最近老是没了影子,有时候我出摊回来,都没见到他,我曾几度认为他回去过他的潇洒日子去了,结果每到吃饭时就会准时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 您还真会挑时间啊?

        就这么来来去去了几次,我就已经习惯了丁程鑫的作息时间:我准备把车推出去时他起床,我回来时他还不在,我把饭菜做好了摆在桌子上他掐着时间踏进家门。

        而且,我还发现家里多了几撮白毛!我家里既没有养猫又没有养狗的,哪里来的毛?我还听对门的隔壁的陈泗旭说,他这几天上山采药时老是看见一只白狐,没等他走过去,那白狐就跑掉了。 我开始怀疑家里的白毛是不是那只白狐的,和丁程鑫的来历了。

(六)

       今天我回到家,丁程鑫依旧不在,窗口的那束满天星也因为天气潮湿还没干透,还是挂在窗口。

        我耸了耸肩,去了厨房。 当我把热腾腾的饭菜端出来,望了望门外,丁程鑫还没有回来。 我纳了闷,丁程鑫这种不用叫就会回来的“乖孩子”怎么这个时候就不见了?
 
        我坐下,静静地等着他回来。 饭菜在被我热了第三次时,我已经饿到昏天地暗,实在等不下去了,就拿起筷子,夹了一大堆的菜到碗里,想着:你这小子,还不回来?不回来我就不留菜给你了?然后就一口咬下一根青菜,愤愤地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 到了准备入睡时,丁程鑫还没有回来,根据我所了解的,他半夜肯定会回来的,因为他比我还贪睡。 我整了整被褥,吹灭了蜡烛,就躺下睡觉,基本在头接触到枕头的那一瞬间,我就失去了意识。 仿佛中了什么法术。
  
       半夜时分,我渐渐有了意识,感觉有一个人在窗口那摆弄着什么,身影高挑,一身白衣。

        丁程鑫回来了?

        我缓慢地起身,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瞬间,那个身影就消失不见,再转身,床铺依旧平整,没有人动过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一脸迷茫,所以刚才的人影是梦还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突然,我发现窗口上除了一束满天星,还有另一束花。 我走过去,看到了靠近窗口的桌子上留着一张字条,字体清秀,写着: 我是青丘太子,出界游历,这些日子多亏姑娘照顾,现已返回青丘,勿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丁程鑫

         我取下另一束刚刚被挂起的花,那朵花是——矢车菊。 我放下花束,返回被褥里,心中没有半点波澜,又沉沉地睡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东方,太阳升起,新的一天又来临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李大哥家的孩子跑到了大街上,叫着伙伴一起去河里捉鱼,陈泗旭也背着药框迎着第一缕阳光出门,卖馄饨的大婶也摆了摊子准备待客,这个地方也没有因为丁程鑫的离开而变得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洗漱完毕,也推着车去了自己的摊位,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。
         再见了,狐狸公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终」